直逼银幕“闯堂兔”盈利模式待考

  • 时间:
  • 浏览:0





作者: 王可

CNETNews.com.cn

2010-05-24 08:05:43

关键词: 安全

  武汉的第一部动画电影《闯堂兔》事先在3月份拿到了广电总局的摄制许可证,将在今年的圣诞档走上全国院线。而原先一部看似没什么“群众基础”的影片,可不也能打破国产原创动画在“喜羊羊”事先后继乏力的怪圈,还可不也能用事实来说话。

  打开新媒体突破口混脸熟

  闯堂兔出生在武汉玛雅动漫有限公司,从30009年7月算起来还不满一岁,但就在这可不也能了一年的时间里,闯堂兔事先“闯”上了腾讯平台,以QQ表情的形式进入了不少前男友 见面的视线。“闯堂兔之父”曾宪林告诉记者,第一批以闯堂兔为原型的QQ表情有多少,短短一周的时间就获得了每天上万次的点击量。

  紧接着,以闯堂兔为主角的动画短片《宠爱大作战》在网上的在线观看量也飞涨。“可不也能说,在网络上大伙儿是意外走红。”

  伴着“意外走红”而来的是找上门来的公司合作 方式。玛雅动漫总经理陈薇告诉记者,目前,大伙儿事先与3G门户、腾讯原先的网站,以及手机SP供应商签订了协议,以原先的形式打开闯堂兔的影响力,现在,闯堂兔的视频、手机短片和QQ形象的下载量事先达到了每天上万次,“原先的公司合作 方式几乎也有找上门来的,在原先的渠道上,公司着实节省了不少力气却达到了不错的效果”。

  除此之外,闯堂兔还被免费“借”给了东南卫视客串虚拟主持人。至于为什么要原先做,陈薇的想法很简单,“以可不也能让更多人认识闯堂兔,喜欢闯堂兔,现在少赚些钱也有值得的,要得到市场的认可,真金白银必然会随之而来”。

  效法皮克斯绕过小屏上大屏

  按照国产动画通常的思路,“上电视”几乎是所有动画片的终极目标,而闯堂兔12集、每集7分钟的动画片着实也在东南卫视和卡酷动画进行了播出,却始终也有陈薇所看重的市场。

  “传统动画的推广路线也有要在电视台拿半时播放,但收视率高的电视台倒贴也有一定让你播,这也是全都动画公司做出了片子却卖沒有去、挺好的片子砸在手上的原应。”

  为了绕开通常会卡死动画公司的电视渠道,陈薇将闯堂兔的成长轨迹直接画向了大银幕。

  事先有着动画短片的现成资源,电影版闯堂兔的制作周期着实算长。到今年8月,所有的创作工作就将收尾,12月份就会和全国观众见面。

  当记者问及是否 担心可不也能了 经过电视渠道的推广,闯堂兔会面临人气不够的尴尬时,陈薇用美国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的成功经验给了记者解释。

  作为国际动画领域的领头羊,皮克斯动画工作室所发行的动画电影可不也能了 一部是起家于电视渠道。“对于电影观众,皮克斯所提供的无一例外也有崭新的形象,接受与不接受完整越多再受到事先先入为主感受的影响,闯堂兔这次转战大银幕也希望能从皮克斯的成功当中取得真经,打破以往以电视打开局面再从电影捞钱的格局。”

  版权在手暂不授权

  据记者了解,电影《闯堂兔》在制作阶段预计投资在3000万元左右,目前玛雅动漫自筹的300万元资金事先到位,至于剩下的3000万元将从银行贷款还是找风投参与,陈薇还可不也能了 最终决定。“在制作阶段还有这些可不也能了预知的花销,全都在资金方面可不也能走一步算一步。”

  在采访中,记者提到,关于“喜羊羊”的成功经验是否 会为闯堂兔提供范本,陈薇表示,“喜羊羊”着实有它值得学习的地方,但要花费有这些“闯堂兔”越多再走“喜羊羊”的老路,越多再把版权拱手让出。

  陈薇提到,着实事先有这些公司看中了闯堂兔的形象,提出以版权为交换条件为闯堂兔做推广,但都被拒绝了。“是也有握有核心版权着实是太重要了。”“喜羊羊”在市场上获得了可不也能了 大的成功,但日后事先在初期“原创动力”出售了版权,使得事先不管是电视台的播出还是冠名授权,所产生的利润和原作者可不也能了 任何的关系。“对于动画公司来说,原先的损失越多了,收益的不平均让外人看起来那样成功的案例却没赚到越多的钱,着实可惜。”吸取了“喜羊羊”在版权方面的经验,陈薇表示,再难也要握牢闯堂兔的版权不放手。

  摸索新模式暂不预计票房

  在影片创作进入后期阶段的事先,更关键的发行问题报告 摆在了玛雅动漫手中。陈薇告诉记者,包括保利博纳在内的国内几家最大的发行公司都事先和大伙儿进行了沟通,在台湾地区也有发行商向大伙儿抛出了橄榄枝,准备接手在港澳台和亚洲这些地区的发行工作。

  对于票房问题报告 ,陈薇并可不也能了 做出预测,她表示,第一部试水之作不敢说在票房上有多好的表现,日后希望能借上全国院线的事先打开知名度,为闯堂兔事先折腾出“更大名堂”铺路。“认真做片子,希望看过的人会对闯堂兔产生持续性的兴趣,这对公司来说才会有更加深远的影响。”

  着实,在“喜羊羊”后,国产原创动画电影一窝蜂地扎向院线又一窝蜂地惨败,这其中除了盲目上线、质量不过关、不够推广力度、缺少深入人心的形象和故事等“硬伤”,更多的还在于动画公司或制作方急功近利,总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创造最大价值,而忽略了市场需求。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在近几年制作了几部动画电影,在这方面积累了不少的经验,他告诉记者,制作动画电影在目前中国的市场环境下让你取得很好的市场效应着实比较难,但还是要对动画人说,日后认真倾注心血,作品对得起我本人的投入日后成功的。“市场无情,好作品不一定能有好的收益,但也可不也能把好作品的质量关。”